戊浩文学 > 修真穿越 > 大梦境中的武侠 > 第六章二古潭终

大梦境中的武侠 第六章二古潭终

  刚好完成拔剑式准备格挡的古君沉瞳孔里等来的是一双四十一码的鞋底子。速度看着不是很快所以也没有躲开准备硬挡这一招。但下一秒,一股像山岳一样的重力打在了剑身上没有任何阻挡那个力量通过剑身印在了自己的胸膛上。然后古君沉的身子像离线的弓箭快速的倒射出去砸进了潭中激起一大片的水花。

  全身湿辘辘的从深潭里爬上岸,一身的狼狈。

  “古大爷说好的一指呢,那一指在哪里,那个什么断魂的。这次不算等我换一身衣服回来,你等着别走啊。”古君沉脸上的湿头发嗒叭嗒叭的呼在脸上,说不出来的难受。放下一句话起身就往洞窟那边跑去。

  还没有等古清风把嘴里的话说出来人就奔向了树林里。

  换了一身干衣服的古君沉出现了在古清风面前。满脸认真的盯着古清风上下打量。

  “这次我先出招,你只能出手啊。”

  “好,我只出手,等着你来,我就站这里不动。”

  “那就好,大爷这次我就不用拔剑式了,直接亮剑了,你做好准备,不要被我伤了。”

  “就你现在这个程度,我谦虚一点说,就是根本用不着任何准备。”

  “掌门师兄,你怎么来了。”古君沉对着古清风后面说道。话音刚落持剑往古清风的胸膛刺去,用上了全力一击。快如闪电剑尖马上就离古清风的只有一指远,正当要碰见衣裳自己就要赢得时候,脸上都露出了胜利者那种喜悦,嘴角来不急翘起来就凝固住了,自己刺向的那一点,还没有眨过眼突然两根手指就夹住了剑尖,脑中上一秒的思维是从古大爷手中把剑拔出来。

  然后身体和视觉的感知告诉古君沉他现在又在空中了,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耳边就传来“哗”的一声水声。在一次的被打进潭水中。

  许久才从水中吧头冒出来。用手把脸上的发丝撩到一边看了看古清风。

  “这还怎么打啊,我还差得远呢。没法好好玩撒了。”然后慢慢的往岸上游。

  “这结果不是你早就预料好的吗,想摸我衣角你还差得远呢。”

  “结果确实我早就预料,但没有这么惨啊,大爷搭把手,拉我上来一下。被你两脚下去,骨头都散架了。”

  “不至于这样垂头丧气的啊,我这两脚看着力沉,但不会伤到你身体,上来吧,换衣服去。”

  “嗯,那我走了。你也别回头看了。我这个样子太很丢人。”

  “那好吧,我就不伤你自尊了。不回头快去快回。”

  “我有一腿,名曰撩阴腿。”上了岸的古君沉把全部的内力布满全身用,反身就是一腿往古大爷屁股上急踹去,岸边的古清风听着古君沉叫喊的撩阴腿下意识的菊花一紧双腿夹紧裤裆。在倒下去的瞬间转过身体看着古君沉对着自己一脸坏笑。

  “哈哈,中招了吧。唉功力太深了,一下没有收住腿,古大爷没事吧,要是穿着湿衣服不舒服就换衣服去。这天气变冷了,生病就不好了。”古君沉笑嘻嘻的说到。

  “就你那个速度,我会躲不过吗?让你的,这点眼力劲都没有,以后怎么行走江湖啊,今天你练习爬山,从这里到平时的崖顶就十个来回吧。”

  “你这明显的公报私仇啊。没有道理可讲了。”

  “这个世界谁拳头大谁就有道理。快去吧就穿着湿衣服跑,这样锻炼一下体魄。我换一身衣服在山下看着你。”

  “我累了,我要休息一下。”

  “谁上次在这里说,不想重蹈覆辙就要比别人努力十倍百倍千倍的,不知道孤独的尽头就是自由吗?实力比一切的道理都重要。”

  “古大爷算你狠。”古君臣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往山锋上攀去。

  “大意了,要是就被这臭小子调侃了,以后还怎么在他面前装好一个师尊啊,这风吹在身上真冷,换身衣服喝酒暖和身子去。“清冷的山锋只剩古君沉一个人在上山和下山的路程中来回奔走。还好这些年也习惯了这种日子。只要努力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心中没有什么烦恼也感觉踏实。

  隆冬,北风凛冽,银灰色的云块在天空中奔腾驰骋,寒流滚滚,正酝酿着一场大雪。二古潭中央的湖面上冻成了一面没有成像的镜子,站在上面往脚下看,潭底的水草和成群的鱼儿看地一清二楚。往日飞流的瀑布也停止了它奔向自由的方向,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座座冰雕。没有生命的自然之物在这一刻都静止了。潭下只能看见鱼儿在动,潭上只有古君沉在奔跑。很清晰的感觉得到风儿也在动,但是只能感觉看不到也摸不到,但它就是存在着。

  “也不知道古大爷是在哪里听说的,冬天适合练轻功的。完全就没有一丝逻辑可言。更像是一个老顽童张口一说随便一来的话语啊。”古君臣对着潭底的小鱼儿在嘀咕着道。长年的一个人在这边修炼,平时没有事情就喜欢对着一些动物说话。对古君沉来说这是解放天性,但古大爷时不时的提醒着他不要总是神神叨叨的,修炼要心静什么的大道理。

  “古小子,你轻功练得怎么样了。”古清风还是老样子,每次来都是无声无息的,跟鬼影一样,来了就打招呼问一声。

  “水上漂和草上飞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你进展不错啊,天赋异禀天赋异禀啊。”

  “时不时的被你从后面追,我要是不跑快点又要回去躺半个月了。”

  “什么叫我从后面追,过招你又要跑,就那几下花拳绣腿也只够打打谷外的那些同门后辈了。”

  “我也想跟你打啊,开始还跟我差不多,后面速度就越来越快了。”

  “这不是你进步太快了吧,不出点力,哪里能够让你头破血流的。现在多流点血,以后活命的几率大啊。“

  “问题是,你这样我连摸你衣角都摸不到,完全没有一点成就感啊。就像一个受虐狂,然后打着打着我衣服就成布条了。”

  “但我这个办法确实有用啊。你看你现在我如果压制到跟你一样的实力,你都能跟过百招了,还能割到我头发。”

  “那你老实说,后面总吧我衣服割成布条是不是报复。”

  “古小子,你那么聪明,你说呢。”说完古清风就哈哈大笑起来,自己总是喜欢捉弄一下自己的这个徒弟,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武侠境界一天强过一天,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和欣慰。

  “古大爷,今天来找我干什么啊。”

  “古小子,你今年在药王谷已经是第十年了,该出谷了。”

  药王谷第十年的冬天。鹅毛般的大雪像雨点一样“沙沙”的往下落,瞬间让古君沉尝试了一下一念白头的滋味。气氛也没有太伤感,只是有点虚幻。

  “大爷,我出去了又要做什么呢。”以前想出谷是因为自由,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迷茫,恐惧,失落,高兴,五味杂陈的情绪涌上心头。让古君沉一下子就失去了目标。以前练武是一切,古老头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药王谷中的二古潭成为了自己的乐园。所以的努力都是让自己能够早点出去,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可现在这里成了自己的家。

  古君沉在一次的感受到了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考了那么多场的试,只是为了让自己离家更远。

  “当然是出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啊,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这只雏鸟也只有经历了风浪才能飞得更高更远。走,我们去看一场别人比武。见识见识一下正派的比武,你平时和我比试我总觉得怪怪的。不像武林正派应该有的打斗场景更像是三流门派的那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古大爷,你就直说。我们实力差距太大,没什么正面交锋的机会,更像是你把我逮得满山到处跑。难道不是你在教我怎么逃命的吗?”

  “这个我可没有教啊,这是你领悟到的。我们飞过去,目标药王谷洞窟左边崖峰顶。刚好试试你的轻功,跟着我。”说完古清风起身在树枝上几下轻点往药王谷跃去。

  “我还没准备好呢,古大爷你就先跑了。”古君沉从旁边的大树下提起自己的剑匣子往自己背上一背,内力运转脚部,向古清风的背影狂奔追赶着。

  两人一前一后的赶到了目的地。

  “臭小子,不错啊,跑了这么长的路,我都没有把你拉开距离脑门上还没有汗渍,气息也很平稳的。”后面古清风可是一直在不断的加快速度,但两个人的距离一直都保持在开始的状态。

  “还好还好,您老要是在快一点我就跟不上了。”

  药王谷崖顶峰上对立站着两个身穿白衣锦袍的中年人,两个人的面相有九分相似,但是其中有一个人的头发是半披半束看着相对儒雅一些,另外一个被寒风吹得披头散发。腰间都悬挂了一柄剑,衣袂飘飘很有出尘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