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浩文学 > 修真穿越 > 师叔无敌 > 第473章

师叔无敌 第473章

再见(结局)
  眼睛如果瞎掉了多年,自然不会再疼。
  但如果是极重的创伤,即便伤口复原,当时那种撕心裂肺的巨疼依旧会遗留下来。
  在常生的低语过后,他掌心的豪光突然绽放,直奔古万敖瞎掉的眼睛。
  由于速度太快,没人看到那豪光是什么。
  豪光一闪而过,古万敖的脸上溅起血光,眼罩掉落。
  独眼的道人,仿佛被重击,低着头一动不动,那豪光不知去处。
  “悬天之剑呵呵,呵呵呵呵,你真以为靠着这道剑意,能杀掉我么?”
  古万敖低笑间直起了身体,他的右眼竟是一个黑洞,其内有无尽云雾在起伏,那云雾中正困着一道剑形的剑气。
  虽然没有眼球,但古万敖的右眼显得恐怖阴森。
  “无暇元婴,果然能看得到这缕剑意,不过很遗憾,这道剑意变得太弱了。”
  古万敖带着一种唏嘘的表情幽幽说道:“如果放在千年前,以龙不跃的无暇元婴驾驭,或许还能伤我,但如今千年后,你这个小小元婴,拿什么力量来伤我呢。”
  原来古万敖早发现之前常生故意陷入风暴中的目的。
  这道悬天之剑,是常生拼尽力量才得来的最终后手,此时竟被人家轻易收取。
  五座石碑显现出了真身,五尊灵宝的真正本体即将出现,而被吸扯在石碑上的五个人,也将耗尽最后的生机。
  除了常生之外,范刀苟使等人已经听不见古万敖的声音,他们深陷在一种濒死境界,寿元与生机被快速的扯出本体,用不了多久,五个人都会成为一副白骨。
  “还有力量还有”
  常生的意识都开始模糊,但他依旧死死的盯着古万敖瞎掉的眼睛,盯着对方眼里的那道剑意。
  尽管剑意被禁锢,但常生觉得那道悬天之剑里,还藏着别的力量。
  他以无暇元婴看得到悬天之剑的本体剑意,但他看不见那剑意中涌动的另一份气息。
  那气息很淡很淡,淡得令人察觉不到。
  那气息又十分特别,与这片龙身世界格格不入就像常生自己。
  “原来,你也不是这片世界的人云先生”
  眼前虽然模糊,但常生却看到了一个倚窗观书的人影,人影恬淡,仿佛高天薄云,不曾与蝼蚁争路,又凌驾万物之上。
  一丝明悟,在生死关头涌上心间,常生感受到了一股惊天的剑意,就在手边。
  “古兄,有人让我代他问你一声好,他说”
  常生低语间抬手一推,那股恐怖的剑意缓缓涌动而出。
  当剑意涌出的同时,天地嗡鸣,古万敖眼中的剑影随之消失不见。
  一副淡淡的身影轮廓,出现在阴月之上,那人身如山岳,好似一柄开天利刃,以无人能抵挡的锋芒踏步而来。
  “邪龙王,别来无恙。”
  一句问候,炸雷般响彻天地,高大的身影化作一道剑光,雷霆般轰在古万敖的身上。
  短暂的沉默过后,始终稳如泰山的奇货居店主,表情里终于出现了无尽恨意。
  “你在剑意中居然藏着一道神念姓云的,我们没完!!!”
  他的身影已经被惊天的剑意轰成了碎片,消散开来,彷如一场冷雨坠落大地。
  悬天之剑只是剑意,但剑意中却有着剑意主人的一缕神念存在,这道神念来自天外,只有同样不属于这片世界的常生才能察觉。
  五座巨大的石碑停止了运转,漩涡开启了一半就此凝固,虽然中心处还在缓缓旋转,但出现了闭合的征兆。
  吸力消失,五人从石碑上跌落。
  范刀半头白发,苟使出现了皱纹,龙夜阑更加衰老,小棉花萎靡不振。
  常生挣扎着爬起来,举目四望,刚才的人影与剑意已经消失不见,再无踪迹。
  “兄弟,我好像看到了云先生”苟使艰难的说道。
  “独眼的家伙到底是谁啊,害死我了。”范刀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
  月表上除了五人之外,再无人影,常生终于松了一口气。
  以最后的力量沟通阴阳鼎,高大的石碑灵宝散落出一粒粒灵丹,挑出几粒等阶最高的分给众人,其中包括地灵丹。
  服下灵丹,几人的状况才算好转。
  站在漩涡前,常生望着越来越小的漩涡发呆,神色中有些犹豫,最后坚定了下来。
  “你要走?”范刀觉得常生不太对,上前问道。
  “外面恐怕不是好地方。”苟使摇头道。
  “师尊”小棉花没有劝阻,而是眼中充满不舍。
  “自己的选择,你要想好,跳进去,也可能会死。”龙夜阑道。
  “生死,不过一场梦,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常生的语气十分平静。
  他穿越而来,直至如今依旧与这片世界格格不入,他不知道自己这场修仙之旅究竟是一场梦境,还是闯入了别人的梦境当中。
  但他知道那个名为小雨的女孩,还在地球世界。
  “真要走?”范刀问。
  “你保重。”常生道。
  “我陪你一起走!”苟使道。
  “不,我自己走,我终究不是这片世界的人。”
  常生摇头,揉了揉小棉花的头,道:“替我掌管千云宗,替我向大家道别,就说他们的小师叔去了另一个奇异的世界。”
  “师尊”小棉花点着头,却有眼泪流下来。
  “月上的灵宝,就让它们永眠于此吧,五件灵宝,才是灾祸之源。”常生看了看屹立四周的高大石碑。
  “这些灵宝难道都是那家伙的?他还说自己是龙,他到底什么来头?”范刀问。
  “云先生曾经说过的斩龙,难道斩的就是那独眼道人?”苟使也一头雾水。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谁知道呢,毕竟,那是另一个故事了。”常生笑着摆了摆手,一跃而起落入漩涡当中。
  “再会了,我的兄弟,我的朋友,我的徒弟,我的宗门,我在双月世界的一场过往”
  只留下一句怅然低语,千云宗的师叔祖落入漩涡当中,随着常生身影的没入,转动的漩涡渐渐停滞,最后凝固,通往天外的道路消失。
  “这家伙,说走就走,真是无情。”范刀鄙夷道。
  “痛快来去,这才是洒脱,你懂个屁。”苟使道。
  “那叫痛快?那叫莽撞,我跟你说,以我多年的经验,漩涡里一定不是个好地方,说不准他出去后陷入无尽的龙虱群里”
  阴月上,两人在争执不休,小棉花苦着脸,龙夜阑无奈的摇着头,等恢复一番他们就会离开,沿着高塔爬下去还要很久时间。
  至于这处奇异的阴月,想必没人会再来。
  太阴幽荧的彻底结束,令得席卷世界的灾劫消失,四洲依旧如初,没经历过浩劫的人根本想象不到这场平静的生活有多来之不易。
  在西洲一处最大的沼泽里,一头类似龙虱的幼兽挣扎着爬上岸边,一只眼睛不知被什么刺瞎,奄奄一息,那只仅剩的独眼愤恨的盯着天空。
  无人的沼泽深处,时而响起这头异兽尖锐又阴森的低吼,仿佛在咒骂着什么。
  天空依旧,晴朗无云。
  当常生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模糊,好半天才看清周围。
  四周是高大的药架,浓郁的药材味道充斥空间,高大的玻璃窗外,林立着高楼大厦。
  “这是回来了?”
  常生从趴在桌子上的姿势站起来,他觉得双手发麻,袖子上还残留着口水的痕迹,竟是不知睡了多久。
  嘎吱的门扉声响起,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
  “刚入职就睡懒觉,你小子心还真大啊。”
  来人提着一袋子草药,手脚麻利的装在药架上,边说道:“我是这里的医师王五名,算是你师兄,以后有什么事不懂的,问我就好。”
  “王师兄”常生的嘴巴张得多大,眼睛瞪得溜圆。
  “愣着干嘛,帮忙啊。”王五名招呼道。
  常生答应了一声,却没去帮忙,而是几步跑出门外。
  推门出去,外面正是初夏,天高气爽。
  这里,是他所熟悉的现代世界,那场穿越,成了常生的一场梦境,但又无比清晰。
  正在回忆的时候,两个女孩结伴而来,经过常生,走向药店的大门,其中一个的眉心有一颗红痣。
  “下周就要考研了,偏偏这时候感冒,这可怎么办。”
  “别担心,这家药店的医师最出名,让大夫开点药就行啦。”
  两个女孩走进了药店,留下大门外直勾勾愣住原地的常生。
  “小雨”
  恍然间,常生猛然回头。
  他终于再见了那道身影。
  梦境也好,幻境也罢,这一次,他不想错过,更不会错过。
  阳光下,年轻的身影笑了起来,急忙折返回去,于是药店里响起了常生底气十足的声音。
  “我是大夫!专治感冒!”
  (大结局)